<form id="ustgx"><th id="ustgx"></th></form>
    <sub id="ustgx"><big id="ustgx"></big></sub>

    您當前的位置:走進營口>老地方>正文

    營口練軍營始末

    文章來源:文章作者:發布時間:2017-05-04
      營口練軍營,人們一聽就知道它是練兵打仗的地方,遺址位于今營口石油化工廠西南部。營口練軍營官兵在中日甲午戰爭和1900年庚子之戰中為鎮守海防、抵御外患立下不可磨滅的戰功。 
      營口海防練軍營(俗稱“洋槍隊”)建于1866年(清同治五年),駐有騎兵兩翼,每翼250名,由金(州)、復(州)、海(城)、蓋(平)4州縣抽挑人員組成,歸山海關兵備道管轄。第二次鴉片戰爭打開了東北的大門。營口代替牛莊開港后,幾乎所有的帝國主義列強都把魔爪伸到營口,屢屢向營口侵進。為加強海防、抵御入侵之敵,營口道臺續昌遂奏請朝廷在遼河??谧蟀稉竦匦拗谂_。鑒于旗兵多是老弱不堪,恐誤軍機,稟請裁撤。朝廷先后派來的海防練軍營管帶(一營之長)有史可查的則有七八名,有的是功績卓著。先由盛京將軍派前營管帶馬筱昌帶兵250名到營口駐防,兼修炮臺。后又派前營步隊管帶喬干臣接替馬筱昌。1883年,根據直隸總督李鴻章奏請,營口設炮臺馬步練軍營。全營分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、前列、后列等哨,設管帶、幫帶、字識各1員,哨官7員,哨長9員,馬步兵540名。全營統歸奉錦山海關兵備道節制。1884年,又調奉天總理營務處翼長總兵左寶貴(回族)統領練軍,籌辦海防,督修炮臺。 
      奉軍前營步隊管帶喬干臣和,在鎮守炮臺、抵御日俄軍入侵立下汗馬功勞。1895年(清光緒二十一年)3月6日10時許,日軍侵占營口外圍據點(侯家油坊、唐家洼子和白廟子等)。12時許,日軍攻至綏定門(營口東大門)。14時許,日軍侵占營口商埠區。日軍從五臺子向西炮臺進犯。喬干臣率部用火炮、地雷同日軍展開激戰,日軍傷亡多人,被迫退回五臺子。第二天凌時2時許,日軍再次向西炮臺進攻。在微雨夜幕掩護下,日軍工兵切斷地雷引線數十條,袁珍所轄水雷營潰散,喬干臣率練軍營退守田莊臺。在1900年庚子之戰中(7月26日),俄軍步兵500人、騎兵100人,攜重炮4尊,潛至埠東邰家屯,炮轟五臺子奉軍兵營。奉軍統帶(統轄一團的長官)胡志喜、練軍營管帶喬干臣率士兵進行反擊,打退俄軍的進攻。8月4日,俄軍3000人,日軍300人一起圍攻營口。在胡志喜、喬干臣率領下,經過6個小時激戰,終因寡不敵眾,海防練軍營官兵104人陣亡,127人受傷,俄軍死傷200余人。喬干臣在營口統帶練軍20余年,是清末不可多得的一位愛國將領。

      1914年(民國三年)營口海防練軍營隸屬奉天陸軍27師編制,師長張作霖,服裝、軍餉等仍由山海關常關稅款支領。1921年(民國十年)改歸東三省巡閱使所轄。繼喬干臣之后,有劉芳山、許昌有、鮑英麟、楊占山等人任練軍營管帶。許昌有因守衛海防、維持治安成績卓著,經張作霖軍長呈請大總統,大總統命令頒發給許昌有三等“文虎章”。1928年(民國十七年)夏,李福振繼任管帶后將馬步練軍營改為“營口海防練軍混成營”,將原來9個哨調整為6個連,其中步兵4個連,騎兵、炮臺各1個連,李福振改為上校營長。主要任務是戍守海防、抵御外來入侵之敵。 
      “九·一八”是一場蓄謀已久的侵略戰爭。1931年9月19日晨5時20分,日軍大石橋守備隊長巖田文衛中佐,率3個中隊,乘571次列車到達營口火車站,將守備隊與營口的軍、警、“在鄉軍人”組織起來,分頭占領營口,其中一路直駛練軍營,將200名官兵包圍繳械。下午3時,在田莊臺演習的300余名練軍營官兵返回營口,在牛家屯(營口火車站東)與日軍遭遇,槍戰至深夜,練軍營官兵撤退到田莊臺。后奉命退讓,集中于錦縣,然后陸續開入山海關內。至此,具有65年歷史的營口練軍營解體。 

      

    可以提现的手机游戏